当前位置 >> 校园旧闻

相关新闻:

  • 未找到相关文章
[庞 滔]我所经历的三个“第一次”
[ 作者: admin 来源:哈工大(威海)校友网 浏览:881 录入时间:2015年05月14日 ]
    1955年入读哈工大,算起来我已在学校学习工作生活了60年。在威海校区工作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生活在这里的时间实在不短。尽管我不是最早的一批建设者,但因为工作关系,也见证了威海校区科研发展史上的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在威海组织国际学术会议
    1987年,我还在哈尔滨超精密加工实验室担任负责人,因为早年去日本访学时与同行沟通过促进两国学术交流的事,并且于1986年在哈尔滨顺利举办了第一次中日两国精密加工学术研讨会,因此在考虑组织第三次中日学术研讨会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第一次是在哈尔滨召开的,如果这一次还在这里,中日参会者都会觉得不新鲜了。能不能换个地方呢?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老同事彭锡鸿的信,说他们两口如今在刚刚起步建设的哈工大威海分校工作。看信后我突发奇想,这次会议是否可以在威海召开?因为不了解刚刚起步的分校是否具有召开国际会议的条件,经商量由科研处派人和我一起去威海分校实地考察一下。
    1987年10月末我俩坐火车到大连,又转乘晚9点的一班客船,经过8个小时跨过渤海湾,第二天早晨五点到达威海码头。街上既没有出租车,也没有机动三轮车,我俩只好步行去找住处。经过打听,知道附近有一个市政府招待所,我们便敲开门进去办了入住手续,在招待所吃完早饭后便按着老彭信封上的地址去找威海分校。
    当时威海市区不大,一边问路一边走,不一会就到了一个小坡上的威海市干休所,找到了这批自建校就来威海的哈工大人。他们当时住在从干休所暂借的一所居民楼的一楼里,两室一套的房间里住着两家,虽然家还没完全搬过来,可还是显得有点拥挤。当我们说明来意后,彭锡鸿带我们去找分校第一任副校长金光同志。
    金光听后当即表示:“这是个好事。现在分校还在建设,教学楼正在盖着,预定明年招生。教学楼里能容纳二百多人的大教室有四个,肯定可以满足会议的要求。”
他接着说:“分校的环境很美,离大海只有三四百米远,我可以领你们去看看。”
    在老彭家吃完午饭,我们坐上市里到学校的汽车。威海市区不大,几分钟就出了城,再往前走就是只跑两辆车的砂石路。路两旁的地里种着庄稼,还有几处苹果园。在槐云村下车后,蓝蓝的天空,新鲜的空气,快要成熟的苞米地,虽已是十月,可仍然像哈尔滨的夏季一样,真有回归大自然的感觉。金光和彭锡鸿带我们沿着通往村子的土路走了几百米就进了槐云村,沿着一条新修的土路往左走就进了校园。
    走进去一看,只有在建的几栋小楼,工地旁都是沙丘。学校里的建筑很集中,有一座教学楼、一座办公和招待所合用的小楼,它的北边有一个可容纳一二百人用餐的学生食堂,南边是实验楼,还有一栋学生宿舍,除了这些就是在上坡上在建的几栋职工宿舍小楼。在建筑工地的周边,就是槐云村农民的苹果园和庄稼地了。这里距海边很近,看完工地我们走过一片沙滩,穿过一片松林走到了海边。站在没经过人工修整的沙滩上,听着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沙滩,远看着大海、仰望着天空,真觉得太美了。我这个长年住在空气污染、人声嘈杂的哈尔滨的人,呼吸着海边的新鲜空气,说了一句:“把这里的空气装到瓶子里,拿到哈尔滨就可以当商品卖了!”
    看完工地、欣赏了大自然便回到了正题。我说:“环境确实很美,可校园还在建筑中,到明年开会只有一年的时间,能支撑国际会议吗?”
    金光信心十足:“你就放心吧!明年八月就要招生了,到时候一切都会很像样的。开会期间大学生们还可以帮助干点服务工作哪!”
    为让我们放心,金校长第二天又带我们去市里拜见了威海常务副市长李同轩和人大主任门兆英。二位领导听了介绍后,当即高兴地说:“非常欢迎能来威海举办这次会议。这是威海市举办的第一次国际会议,市里将协助哈工大一起筹办好这次会议。”
门主任接着说:“如果明年哈工大还不具备开会的条件,市里将提供会议场所、安排好国内外客人,一定会让会议开得成功。”
    有了二位市领导这番话,我们就放心了。回到哈尔滨后向学校和学会的领导做了汇报,经他们同意后,决定在威海召开第三次学术会议。
    1988年7月末,正式开会前的一个星期,我带着工作人员和三个研究生,带着几箱子印好的会议论文集和开会必备的物品从哈尔滨坐火车到了大连。因海上大风我们在大连停留了三天,终于在开会的前两天赶到威海。
    威海地处山东半岛的端部,因为交通不便,国内的专家、学者很少有人来过威海。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这次来开会的人出乎意料的多,而且来得早。分校和一年前来时变化很大。所有的建筑都已竣工,大教室、招待所、食堂都已运作,具备了开会的基本条件。
    8月3日第三届中日精密加工学术研讨会准时在新建起的哈工大威海分校召开。这次到会的中外学者人数也是最多的,日方来了二十几人,还有两位韩国的学者。外国客人住在市里的东山宾馆,近150名中方学者把分校的招待所挤得满满的。这次会议使用半导体收音机做同声翻译,这是我1986年去瑞士时,在参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会议上学到的。开幕式很隆重,威海市政府李同轩副市长、中国生产工程学会秘书长及分校的几位领导、市人大门兆英主任及市科技局的几位领导都参加了会议。
    学术会议一共开了3天,因为有了前两次会议的经验,加上威海市政府和分校的大力支持,会议开得很成功。会上会下,中外的学者们进行了广泛的交流。无论是中国人和老外,大家对这次会议都很满意。尤其是威海市领导们,为能在这里举行第一次国际学术会议而高兴,会议闭幕式后还宴请了中外学者。
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1993年,我正式加入威海校区机械教研室,成为了一名老师,给本科生讲授机械制造工艺学,同时指导学生的毕业设计。
    搞惯了科研的我,又琢磨着找点事干。当时分校纵向科研工作还没有正式起步,但威海市的工厂经常来请教技术问题,我到教研室后,也曾和伙伴们一起被请到企业帮助解决难题,在威海、烟台地区慢慢扩大了知名度。
    当时威海的教师队伍除了从本校来的十几位老教师外,几乎都是刚出校门不久的年轻人。他们都渴望着在学术上有所提高,可在分校除了看书、讲课再也无事可做。我们教研室的年轻人,有几位还是硕士毕业生。他们都是好学生,看着他们渴求的样子,我决心找个科研项目,继续搞点科研,带带这些年轻人。
    经询问,分校可以在威海申请山东省及国家的自然科学基金。我一边教书,一边准备同时申请山东省和国家的两项自然科学基金。综合考虑研究优势,我决定在硬脆及软脆材料的加工手段和方法方面进行研究,申报的项目都是有关电子材料、硬脆材料用物理、化学综合方法进行超精密加工及其设备的研究。
    1994年初得到通知,山东省和国家的两项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都得到了批准,但因山东省有规定,非省内单位不能申请省科学基金,所以山东省的项目被取消了,但国家级项目“弹性电化学超精密研磨及其设备的研究”被我们拿下了。这是分校申请到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由它开写了威海校区科研史上的崭新一页。拿到资助资金不仅我高兴,教研室的年轻人比我还高兴,都向我提出要参加课题组。
    这次科研的起步和我十年前在哈尔滨时一样,只有五万元钱和学校给的几个房间,一切都从零开始。学校很支持,在B楼一楼靠东边给了三个房间让我们建立实验室。比哈尔滨优越的是我有了人,机械教研室的周泽信、王振龙、谭兴达、孙正鼐、陈军、王冬生等一批年轻人都参加了课题组,其中三位是硕士学位,另三人是哈工大的学士。正在负责组建机械实验室的朱昌盛工程师也参加进来。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教师,每个人都担负着教学任务,上课是他们的正经工作,搞科研都是副业。研究课题对他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因此首先要让我们团队的人对科研任务有清楚的认识、对要做的工作有深刻地理解,我一边给他们讲解,一边让他们阅读相关的资料。
    从零起步的科研工作确实很艰辛。我领着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干,每个人都是除了吃饭、睡觉和上课之外,全身心地投在了科研上。他们从吃完早饭开始,到晚上睡觉为止,除了授课时间,全都呆在实验室里。因为所搞的项目是前人没做过的,所有实验装置都必须自己动手研制,先是看书、后是设计、接着是实验设备的加工制造,购置实验用的仪器、设备。 
    我在日本相识的学术界朋友,神奈川工科大学教授桥本洋先生知道了我在搞的项目,他对此也有兴趣。于是我和学校领导谈了,聘请他来威海分校当顾问教授。他和夫人一起来到威海,待了半年。虽然当时的校区还很简陋,但他喜欢大海、更喜欢中国人的创业精神。知道我们的科研经费紧张,还为我们购买了一台超声波发生器。
    半年之后,超精密复合加工试验样机的设计终于完成了。可当时学校没能力制造,到市里找了个遍,也没有可以承担加工制造的工厂。我又不得不带着图纸,和朱昌盛一起回到了哈尔滨,找我的老同事们帮助,在哈尔滨完成了试验样机的加工制造任务。机器运回威海后要组合装配,要把超声波装置和电解装置都安装在试验样机上。这些虽都是我们自己力所能及的,可干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当时的条件极差,干起活来又费时间,又费钱,还费力。去市里一天只有早、中、晚三趟车,为买几个螺钉就得花一个上午的时间;几毛钱的螺钉,加上车费就变成几元钱了。
    花了近一年的时间,试验样机终于完成了。进入试验阶段后,大家就更忙了,开始的几个月一直得不到可喜的实验数据。我让年轻人努力探索,对每次实验的过程和各种实验数据认真分析,从中找出问题,探索出可改进的因素。经过反反复复地实验研究,半年之后大家终于看到了希望,被加工件表面光洁度和去除精度都在逐步提高。
    1996年夏季,在分校开了鉴定会,除了威海市科委的领导、几位专家学者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机械学科的雷源忠也参加了会议。最后的结论是:“超声波电解复合超精密加工属国内首创,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并希望能把这一成果转化为正式产品。”
这项成果因为后继无人,没有转化为产品。但这是在威海分校完成、并经过正式鉴定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第一项合作科研项目成果鉴定
    1995年夏,威海分校举办了一次“硬脆非金属材料全自动超精密研磨抛光机床”的鉴定会。这也是在威海校区举办的第一次做和科研项目成果鉴定会。
    这个项目是我来威海之前搞的。1989年哈尔滨量具刃具厂总工程师曹聚盛先生和我协商,要把硅片、石英片等硬脆材料的超精密加工实验用的机器,研制成全自动化的机床。完成之后要将它做为一种新型机床推向市场,供硅片及硬脆非金属材料的生产和研究使用。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一直是我想做的事,所以他的提议和我一拍即合。协商的结果是由我提出机床的性能指标和设计方案;由哈量具体画图、设计图纸、加工制造。机床研制成功后,由哈工大和量具厂共同组织鉴定。机床的产权归哈量和哈工大所共有,有了经济效益将和哈工大共同分享。
    这位老总是我们哈工大的毕业生,以前就很熟悉、而且是位很受尊敬的老前辈。当时因为都没有法律意识,所以都是口头协议,没有签订正式的合作文件。当时估算,研制这台全自动机床的控制和机械两部分最少也需要十几万元。老先生提出,为了表示我们的合作诚意,也要我出些经费。因为我的科研经费有限,经协商我投入两万元的研究费。
    老先生的工作特别认真,机床总图设计过程中曾多次找我去商量和解决一些问题。总体设计完成后,又请我和几位哈工大机床教研室的老师参加了机床设计论证会。通过论证之后,机床正式开始制造了。后来因为我已到威海工作,关于机床研制的事我便没有再过问。
    1995年春节我回哈尔滨休假时,接到了曹总的电话,他告诉我:“超精密研磨抛光机已经研制成功,正在做加工试验。有时间你来工厂看看吧。”
    这可是喜讯。第二天我便去了工厂,曹聚盛老总亲自带我去车间看机床。当我看到一台已喷好深灰色油漆、漂亮的全自动研磨抛光机床和旁边的大控制柜时,真是感慨万分。一边看曹总一边给我讲研制的过程,又给我看了加工后的石英玻璃的试件。这个合作项目算是成功了,我为它的成功和工厂研制人员的辛勤劳动表示了感谢。
    回到办公室,曹总和我讨论开鉴定会的问题。曹总说:“今年在哈尔滨的天气变暖之后在哈量召开鉴定会。请使用机床的相关的企业、有关的专家和哈工大的老师们参加会议。”
    我告诉他,如今我已调到威海工作,能不能在威海分校召开这次成果鉴定会。
   曹总担心运输过程中因振动会对超精密加工机床和电器控制柜的精度有影响。我很清楚,长途跋涉对机床肯定会有不利的影响。可为了能在分校搞鉴定,我争辩说:“将来量产机床,也要给人家运去。鉴定前经过这次长途运输,不是正好对机床的质量进行一次检测吗?经得住长途运输不出任何问题,也可以算是鉴定的一个项目啊。”
    曹总笑了:“知道你是为了分校考虑。可从哈尔滨把一吨多重的机床,再加上一立方多米大的控制柜运到威海,开完会还要运回来,这一去一回光运费就得万儿八千。还得去人调试,工作人员的路费、宿费和出差补助费,又是很大的一笔钱哪。你们能出钱吗?”
    我也笑了:“我现在穷了,分校也穷,哪能出得起这么大的费用啊。”
    他思考了片刻,最后说:“好吧。为了满足你的要求,我们就劳民伤财折腾这一趟吧!”
    经商量,决定于1995年夏季在威海分校开鉴定会。回到威海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分校的领导,都说这是件大好事。这是威海分校的第一次科研成果鉴定会,一定大力支持把它开好。
    按着曹总和我的约定,当年六月哈量把机器运到了威海分校。曹总也跟着来了,还带来十来位工程技术人员。鉴定会选在现在留学生公寓北面的一栋平房,为从大卡车上卸机器,还到市里请来了一辆吊车。学校里的职工和哈量的工程技术人员一起搬运,花了一个下午才把机器和控制柜搬到了屋里。
    在大家齐心合力地努力下,花了一周的时间终于把机器安装调试好,开始进行加工试验。在这期间哈工大校内的孩子们天天都跑来看热闹,教职工们也都对这台全自动超精密研磨抛光机床很感兴趣,没事时也来看看。从加工试验开始,曹总从早到晚守在那里,我没有课时也都和他们一起做实验。一边实验一边调整,几天后有了可喜的结果,加工出了质量很高的硅片,具备了开鉴定会的条件。我和曹总一起找分校领导商量,确定了开鉴定会的时间和参加鉴定会的人员。
    鉴定会开得很隆重,有从北京、上海、哈尔滨来的专家,山东省科委也有人来,威海市副市长李同轩、人大主任门兆英和科委主任也出席了。鉴定会场的平房里挂上了写有“哈工大分校、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合作研制的超精密研抛机床鉴定会”的红条幅。平房里摆着长凳和桌椅,来宾们都坐在了前排,参加会议的百十人把会场挤得满满的。由我主持会议,分校校长致了欢迎词,李市长也讲了话。接着曹总介绍了机床的研制过程和所达到的水平。讲完话后,便开始在现场参观机床的加工过程。因为是超精密加工,怕人走动有震动,大家围着机床走一圈后便回原位地就坐,边看边等待加工结果。当代表们把第一件加工好的硅片拿到手里时,看着这光光亮亮的工件,都不由地交口称赞。
    学校请代表们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后,学校和市的领导们走了,下午鉴定会进入了下一个程序,专家们开始对机床、控制柜的结构性能进行评价,最后写出鉴定结论报告。一致认为这台全自动研磨抛光机床的自动化程度和精度都很高,属国内首创的新型研、抛机床。这一结论让我和曹总都很欣慰,让这些为这台机床辛勤工作了几年的工程技术人员也很高兴。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