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园旧闻

相关新闻:

  • 未找到相关文章
[杨东霞]流水的老兵铁打的情
[ 作者: admin 来源:哈工大(威海)校友网 浏览:834 录入时间:2015年05月14日 ]

    人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哪一个离开部队的老兵不是永远怀恋着他的军营?那种怀念和依恋的情感像铁一样地被死死地焊在了那块营盘上。
    校报这个营盘随着岁月的流水一茬一茬已经流过了多少兵啊!仅在“hit校报记者之家”这个QQ群里注册的就有137人之多,这还不包括那些没来得及加入群里的。
    QQ群里有正在各个场合活跃着的在校学生记者,有已经毕业多年的“过来人”,还有我这个“潜水”的“老人儿”。多年来一直做记者团工作的小隗是群里的核心,主张“幸福是一碗青菜鸡蛋面”的她具有天然的亲和力。她是学生眼里的翦翦姐姐,同龄人中的闹闹妈妈,可在我眼里依旧是那个朴实又倔强的女孩——当年山师大招聘现场,一大帮求职学生中一个朴实无华的女孩,突然直愣愣地问我:“你们招聘不会歧视女生吧?”我微笑着告诉她“当然不会。”十多年过去了,小隗,我没骗你吧?学校宣传工作从来不会歧视女性,一直是当男人使的。估计小隗看到这要高吼一声了:“对啊,快累死了!盼着放假呢!吼!吼!”牢骚归牢骚,可还是一如既往地加班加点,写稿编稿,和全国各地曾经的哈工大(威海)校报记者联络着、忙碌着并快乐着。
    我平时较少上QQ,但只要上定会到校报群里看看谁在线,看到认识的名字我就想起他们的模样,听他们聊天也会开心一笑,只要能了解他们的近况我就很高兴。孩子们,你们在电脑那头,我在电脑这头,我常常关注着你们,尽管没开口说话。称你们“孩子”,可别不高兴,别看你们有的已经为人父母,是单位的领导或业务骨干,可在我的眼里还是孩子,谁叫我已经到了可以“倚老卖老”的年纪呢?我倒想让别人称呼我为孩子,可岁月它不给我机会哪。
    我偶尔也参加过庆祝活动,因为这是我曾经的家。但这个家里还有过许多“老人儿”,他们虽不常出现,但都曾是校报的一员,甚至曾经是关键人物。
    提到校报不能不说刘枫老师,当年创刊时没有专职岗位,刘老师算是非专职中的唯一“专职”办报人——身兼学校文秘和宣传两项工作,校报的日常运行由她一手负责,同时还担任一版编辑。想起当年她召集我们这些兼职编辑开会,给大家发彩色改稿笔,温婉的笑容依旧历历在目。从创刊认识她,到后来我做校报的主管部门领导,她当编辑部主任一起共事,再到我俩相继离开宣传工作岗位,已有15年的光景。平时温文尔雅的刘老师在校报的事上十分认真,非常执着,做主编、写稿、排版、跑印刷厂、争取经费,没有一件事不尽心。校报就是她家,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情感。
    校报创刊时的主管部门领导先后有陈文义老师、许金霞老师,陈老师兼做二版编辑,彬彬有礼,没有一点架子;许金霞老师说话麻利,做事风风火火,兼编三版;我是当时全校唯一的中文老师,被叫来编比较文艺的四版。因为老师们都身兼数职,所以在前期每位编辑都配了一名学生助手,有马涛、高蓓红、彭晴晴、李旭、孔辉等,他们负责组稿,有时也帮着排版。当时全校师生人数有限,稿子很难约,每个版面的编者往往也是记者,我自己就写过好几篇救急的稿子:版面补缺的《山与海》、2000年世纪之交畅想《让钟声敲响》、开学之际的寄语新生《青春是美丽的东西》……年过半百再读这些充满朝气的文字,很感慨!翻开创刊后的头几期报纸,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带来许多回忆,学生记者毕业后有的远走高飞,有的留校做了老师,而教工里有的已经调离学校,有的已经退休,还有一个人已经过世——那位署名“后勤于”的就是前年因病故去的于周晓老师。
    因为是兼职,所以人员的流动很快,不久编辑队伍里增加了年轻帅气的赵立军老师,专业是数学但文笔、口才超群的黄平星老师。后来典型的哈工大女生张玉芹加入了“专职”行列,她理性、能干,气场十足,已成长为校报今天的负责人。接着,学新闻的隗海燕、邱惠妍的到来,让校报开始了更为专业的时期,小邱拍的美丽照片和她的高个头一起被人们艳羡着。有段时间,学校历史上第二位教中文的史瑞君老师加盟兼编四版,再后来,丛涓老师带着地方报纸首席记者的经验和一心要干事的闯劲儿也来到了校报。目前,校报队伍更加壮大,我也常常在校园网上阅读谭璇月老师的通讯稿。我之后有胡永河老师、赵常信老师作为部门主管领导,对校报的发展付出了很多。而王建文老师一直是分管校报的校级领导,多年来费心费力、亲力亲为,审核时一个标点符号,一个标题的字体都不放过,实实在在地保证了校报的质量。
    校报当年的学生记者多为爱好文学艺术的理工科学子,他们深厚的文字功底和颇有个性的真知灼见常常令我欣喜,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马涛是喜欢鲁迅的,也有着鲁迅的桀骜不驯,直至今日我还时不时给现在的孩子们讲述他的故事;贾启蒙是儒雅的,可文字却总是犀利,记得他的一篇《我看王朔批金庸》被我发在“初生牛犊”栏目里;康冰的一首《诗者无疆》是我在学生诗社活动中常常说起的话题;精干的李旭寄来的结婚照保存在我的电脑里;让我牵挂的善感的海侠有了幸福的家庭和工作;卢倩那个小丫头已经成长为成熟知性的优雅女性;稳重成熟的佟钦智还拍照片吗?彭晴晴那个大眼睛的小姑娘现在会是啥样呢?十五年纪念聚会中会有哪些孩子回来呢?我期待着……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拨又一拨的校报人就这样来了,走了,新的又来,校报就在这更新换代中不断地发展进步着,走向更美好的未来!而离开了的校报人在校报的日子就那么沉淀下来,成为了历史。历史可以老去,可以被忘记,但永远存在。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