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友旧事

相关新闻:

  • 未找到相关文章
[常 胜]平行宇宙中的四年
[ 作者: admin 来源:哈工大(威海)校友网 浏览:3602 录入时间:2015年07月07日 ]

我有时会问自己,如果大学本科再来一次,我会怎么做。也许,我会换一种方式去度过,但无论怎样,已过去的这四年,有成绩也有遗憾,有快乐也有悲伤;饱含着我的青春和汗水,也充满着我的记忆。就我而言,这四年,永不后悔。 

\   

    量子力学里面有一个多元宇宙的概念,意思是在宏观世界中,有无数个互相平行的时空在同步演化,而我们每个人,只能生活在其中的一个, 至于到底是哪一个,则取决于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个决定。
    还记得初到学校的时候, 一个少年站在黄海之滨,望着这蓝蓝的天和水,开始了对自己四年青春的遐想,他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四年将会是个什么模样。

学生社团

    尽管当时还有基础学部,但大一还是加了很多学生组织,主要是校广播台、校电视台和兵器研究协会。
    校广播台当时是陪着高中同学去面试的,然而后来也莫名其妙地被录取了,并且是对播音水平要求比较严格的周一新闻组,颇觉压力山大。台里人才济济,那里留下了很多在学校耳熟能详的名字,播音部很多06、07级的学长对我帮助很大,他们也是我人生的榜样,这里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正是在广播台,我认识了我很喜欢也很欣赏的两位女生,她们在学习、生活中表现出来的灵活、聪慧和责任感一直让我非常尊敬,我至今仍然从心里敬佩这两位天才而美貌的女生。校电视台是之后推荐加入的,虽然指导老师很严格,大家都被教训得比较惨,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段在工科学校学习播音主持的时光相当难得。因为有了些许播音主持的底子,在做协会负责人、开社团大会或者做演讲的时候,一直比较轻松,从未紧张过。所以想要锻炼公众沟通能力的同学,多多争取在班级中PPT发言的机会,多来几次,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
    说到协会负责人,还是有挺多感慨。毕竟,人生中没有多少机会,能纯粹按照自己的兴趣去交朋友,去组织、举办活动。做负责人的这一年,让人成长许多,而我最好的几个兄弟也都是在协会认识的。同时,也借着举办军协圈校际活动的方式,在清华、科大、南理工等兄弟院校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直到现在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当然,协会对我最大的影响,还有一个,那就是让我认识了一起做电磁弹射的两个小伙伴——王珂和钱熠。而我们的国奖,就是在协会那不到30平米的装备库中起家的。

电磁炮

    电磁炮/电磁弹射相关技术,在“挑战杯”历史上拿奖,只有两次。一次是2005年的国防科大团队,一次就是我们。有意思的是,国防科大那个直接来自学校立项的工程,而我们的这个,只是源于社团聚会时的一次谈话。
    那是2010年的一个炎热而慵懒的夏天,铝合金窗外,几只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树荫下的知了已然热晕,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仿佛并不开心;旧篮球场上杂糅着汗水气息的投篮声一波波传来,一切都是那样的闲散而寻常。而窗内,包括我在内,几个兵协的老会员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商量着造一个“合法武器”出来玩儿。你们知道的,军宅什么都敢做,当我提出做电磁炮的时候,他俩眼中几乎同时放出了异样的光芒,大约十分之一秒后,我就知道,这事儿成了。
    前期探索历经坎坷,多次血泪复工上下求索,不再多说。
    经历过反复的摸索,2010年9月份,我们进行了单线圈首次试射,钢芯弹在二十码处贯穿铁罐王老吉,在上面留下一个六边形双面贯通孔,就像盛开的荷花一样赏心悦目。这给予了我们无上的鼓励,很快,我们开始准备多级级联试射。
    军宅的野心和安全系数是成反比的(看此文的学弟学妹们不要学),我们在进行强弱电隔离并确认放电回路有足够的可靠性后,大幅度提升电压和容值,别人用的是铜丝当线圈,我们用的是铜棒;别人用的是干电池,我们用的是220V市电,而且还要升压;别人是半桥整流,我们是全桥;设计书上说是20个电容,但而在未展示的暗箱中,还藏着另外20个电容。硬件全面优化的后果,使得发射电压飙升到1600V,这带来了无以伦比的高效,我们的发射效率和初速已经提升到11%和70m/s(100g重弹),我们可以很自信地说,这个数据就是2010年国内论坛上的最高水平,后来也被证实能在英国的电磁弹射论坛里排入前三。此作品最后被冠以“Chinese beast”的称呼,入选“全球线圈炮合辑”。
     顺便说句,那个被击穿的王老吉,一直是我们团队的吉祥物,直到今天还放在我家中。

挑战杯

    不过人生总是不能一帆风顺。就在这时,信息学院开始了校“挑战杯”的初赛。受到电磁炮的鼓励,我们信心十足地报名参赛,内容是以电磁炮为核心的银行/家庭主动防御系统。所谓主动就是利用闭路电视观察所有客户,一旦发生抢劫事件,利用遥控步进电机驱动的电磁炮对准犯罪人员可以待命发射,将其击伤击毙直至警方赶到。虽然这想法看着挺富挑战性,但实际上我们收到的消息是——作品落选。因为我们是拿着电磁炮的名头申报的挑战杯,而挑战杯的宗旨恰恰在于“创新以提升生产力发展”,显然这种以破坏生产力为目的的作品是不能参赛的,而且由于牵涉到人身伤害,所以存在着重大的法律漏洞,最后院里的意思是要么重新选题参赛要么退赛。
    之后就是一个晚上关于选题的讨论,我们在三个备选项:电磁物料输送机、电磁打桩机、电磁列车中选择了可行性最高的打桩机。凌晨时分,我向协会申请了装备库的6天使用权;很快,他俩直接带上咖啡、维生素和睡袋赶了过去。
    人对于过去的美好岁月总有是有种浪漫主义的回想,我也一样。在我看来,那拼搏的数天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饿了叫外卖,累了吃维生素,白天困了喝咖啡,晚上困了钻睡袋。经过5天的连轴转,我们顶着充满血丝的双眼,在决赛当天上午赶出了打桩机,预期功能全部完成。望着天边渐渐阴沉的天空,我如释重负,渐渐觉得这些日子的辛苦有了别样的意义。
    倏尔兴起,宿醉未归。
    不出所料,拿到了工大第一名,这基本相当于保送国赛了,心情也更加轻松。7、8月底接连拿下省机电大赛一等和“挑战杯”省赛特等,一路顺风来到国赛。终于,在各种改型的设计中,时间到了10月底,去大连参加了全国决赛,见识到了全国各地不同高校的不同作品,像是参加一场学生科技的盛会。最后也拿下了可以交差的二等奖,踏上了重回威海的旅程。
    就这样,从2010年5月底那次社团聚会的一次谈话,到2011年10月26日晚,在渤海湾边与威海隔海相望的的辽宁大连,我们团队在整个电磁弹射项目上的任务就全部结束了,共历时19个月。
    之后,经过了2012年初的研究生入学考试、紧张的毕业设计和毕业前夕难分难舍的通宵狂欢与泪眼别离,我们团队的三个人已然天各一方:我回到家乡去中国科大读研;钱熠在面试中科院智能所;王珂则北上冰城,继续在哈工大攻读博士学位。
    我将终生铭记在工大的四年生活,那是理实交融的、纯粹的科研与学习的生活,是一个自强不息的工科学生最向往的生活,是一段为了理想而奋斗的日子,也是我在本科四年里经历的最美好的时光。我也非常希望各位学弟学妹们,好好把握这生命中永不再来的一段岁月,拼尽一切力量去活出自己的精彩。
    最后,衷心祝愿母校三十年生日快乐!
 
 
常胜简介:
    2008年-2012年就读于信息学院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
    2013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现于中科院自动化所实习;
在校期间曾获:
    2011挑战杯全国总决赛二等奖,省决赛特等奖,校决赛特等奖;
    全球线圈炮合辑2011年度大陆区综排第一
    发明专利授权两项;
    省机电创新大赛一等奖;
    市高校广播主持大赛第二名;
    哈工大(威海)一等创新奖学金;
    哈工大(威海)优秀社团负责人、三好学生。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