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友旧事

相关新闻:

  • 未找到相关文章
[王元道]用平凡的坚持 换精彩的未来
[ 作者: admin 来源:哈工大(威海)校友网 浏览:730 录入时间:2015年07月22日 ]

有磨皆好事,无曲不文星。抛弃种种无谓的顾虑与胆怯。一百次的尝试哪怕只有一次成功也是胜利,因为那最后的一次成功就是你成熟的起点。对于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来讲,失败真的一点都不可怕。
\

    岁月如梭,转眼十年已经过去。十年中,从威海到哈尔滨再到北京,我不断变换着求学的城市;十年中,从自动化到导航制导再到经济学研究,我不断调整着钻研的专业;十年中,白发悄然爬上父母的双鬓,而自己也从弱冠少年步入而立。
总结这些年,如果说自己取得了一些成绩,此中奥秘也只有两个词:幸运、坚持。幸运的是在校园,我遇到了对自己呵护备至的老师、意气相投的朋友;坚持的是十年来,我有着清晰的目标与计划,并持之以恒地为之实践。

幸运并非偶然

    大学教育的起点始于威海是幸运的,虽然当时的自己并不这样认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却愈发强烈。宁静整洁的威海,使得懵懂少年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与浮华;严于治学的校园,为骤然摆脱高考压力的学子打下坚实的求学基础。幸有此,才有了后来哈尔滨的两年求学和北大的四年深造。
    身教重于言传。我的幸运在于每个求学阶段都会遇到给自己的一生带来重大影响的老师。记忆中,在威海的求学经历是我人生转变的起点。每一位高三毕业生的梦想中,都有一所想为之奋斗同时又遥不可及的高等学府,十几年的埋头苦读,只为接到录取通知时的欢腾雀跃。可是,我的北大梦想却在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宣告破灭。最终,我意外地来到了哈工大(威海),一所在当时并不知名的学校。来到陌生的城市,望着从未设想过会与之产生交集的校园,我一度消沉,加上爱玩的天性,课业、学习被我抛之脑后。每日,我只是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却唯独没有出现在自习室中。那梦想中的奋发向上、充实快活的校园生活开始渐行渐远。是班主任马秀娟老师的教诲,让我如醍醐灌顶,明白了通过现在的努力,完全可以在今后的求学路上进入理想的学府,否则将会离目标越来越远。
    我开始重拾书本:预习、听课、复习,再预习、听课、复习……补上了前面落下的课程,我的学业开始步入正轨。初次接触大学教育的我,虽然对课程的领悟较快,但粗心的问题却时有出现。是原控制科学与控制工程系主任张秀珍老师的细心指导,帮助我塑造了严谨的求学态度,奠定了扎实的学术基础。在取得了一张张奖学金证书后,我也最终取得了保送本部攻读硕士研究生的资格。回想威海的四年,生活很平静,但它却告诉我:即使大学本科未能进入梦想的学校求学,也可以借助不懈地努力,在硕士或博士阶段梦想成真。但如果放任自己,斗志消沉,就会永远失去圆梦的机会。
    硕士研究生阶段是我实现较大转变的关键时期。此时,我遇到了自己的硕士导师——哈工大原副校长强文义教授,并有幸成为他的关门弟子。记得那时,每周我都会有两三个下午在老师办公室度过,强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正直的品格以及对学生全力以赴的支持深深感染着我。应该说,没有强老师的教导与支持,便不会有如今在北大求学的我。
    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导师——北京大学副校长刘伟教授。刘老师的才华、对学术研究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平易近人的处事风格,都堪称学生学习的榜样。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很快融入到经济学的学习研究之中。古人常说:“经师易遇,人师难遭。”有幸跟随诸多受人尊敬的老师学习如何为人处世,是我此生大幸。
    同窗之谊值得珍藏,如同清酒,历久弥香。我的大学同窗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地域、不同背景、不同性格的我们聚集到一起,亲如家人,如此这般,我是幸运的。广交朋友,可以增长见闻;广交朋友,可以学会做人;广交朋友,可以互勉共进;广交朋友,更重要的是,可以收获长久友谊。曾记得我们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在餐桌上谈笑风生;曾记得我们临近考试时的通宵达旦,周末不眠夜的促膝长谈;曾记得大家初次班会时的矜持,毕业送行时的拥抱与眼泪。步入而立之年,大家各奔东西,在祖国各地、各个行业奋斗拼搏。在校时与朋友畅谈 “为祖国工作三十年”的豪言壮语已成为往事,聚会也从在校时清一色的兄弟干杯变为如今的拖家带口。但是,虽然我们的年龄在增长,友谊却依旧,即便是许久不见后的再次重逢,也不会有相逢无言的尴尬。毕竟那些年,我们一起疯过,一起醉过,一起笑过,一起哭过,一起品尝成功,一起承受失败。亲爱的朋友,人生有你们相伴,我何其幸运。
    我想自己是幸运的,但我相信这些并非偶然。与老师的沟通,需要以尊敬为前提,为学莫重于尊师;与朋友的交流,需要以真诚为前提,以诚待人、以信交友。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即是如此。对于自身性格的积极改善,是获得幸运女神眷顾的必要条件。如此说来,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幸运。

坚持就能成功

    人总是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与肯定中得到锻炼,收获成长。总角之年的童言无忌、弱冠之时的内向柔弱、三十而立的自我认知,人们总试图清楚地了解自己并克服弱点,我也毫不例外。
    如今的我虽然可以自信地站在讲台上为学生阐述自己的观点,但是也有过踌躇与迟疑。记得大二时,我第一次竞选院学生会部长,面对台下的老师与同学,我紧张得面红耳赤,演讲磕磕绊绊;记得第一次主持会议,简简单单一小时的会议主持议程,我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反复演练,最后仍惴惴不安;记得第一次登上讲台为学生授课,尽管全部知识点都早已了然于胸,但我在现场却忙乱得唯有照本宣科。
如今的我虽然可以非常淡然地面对误解,从容地聆听意见,但也有过脆弱和无助的时刻。记得本科期间,我虽倾尽全力帮助班级做工作,却仍遭受同学的误解,失望与不甘涌上心头。那时的自己事事唯求完美,处处唯求所有人的肯定,现在明白了,做人做事但求问心无愧,不必强求附和。
    如今的我虽然可以在高压下有条不紊地理清思路、完成任务,但也有过慌乱失措。记得本科期间,每每临近期末考试,紧张的课程复习、繁琐的学生工作就足以使得我乱了阵脚。那时,每天都没有完整的计划,“感觉”成为做事唯一的指向标,以至于总是丢三落四,好多事情都是临时抱佛脚。
    成熟的唯一方法在于自我克服,而自我克服的唯一方法在于勇于挑战与尝试。有磨皆好事,无曲不文星。抛弃种种无谓的顾虑与胆怯。一百次的尝试哪怕只有一次成功也是胜利,因为那最后的一次成功就是你成熟的起点。对于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来讲,失败真的一点都不可怕。
    行百里者半九十。梦想的实现,天赋与努力固然必不可少,但坚持显然更为关键。目前为止,我做出的最具有挑战性的决定,自然是在硕士研究生临近毕业阶段放弃学校直博的机会,决定跨专业考取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决定的做出虽是经过深思熟虑,却也毫不迟疑。从事经济学研究,源于对自己的不断认知与规划;求学于北大,源于对实现梦想的渴望;敢于做出决定,源于对自己理工科背景的自信。对于自己所做出的决定,家人、老师与朋友在意外之余都感到十分高兴,但话语中也都隐含着担忧——五个月的准备时间,在经济学零基础的考博复习中显得过于短暂。
但是,目标确定后,所需要的只是实际行动,瞻前顾后显然毫无意义。一边是毕业论文的撰写,一边是经济类课程的学习,此中辛苦可想而知。在室友都已找好工作、结伴出游的时候,我却独自在北京准备着考试。那时,我经常想到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住了。春节回家的几天,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每天中午我只是趴在桌子上休息几分钟。赴北京学习时,我制定了详尽的复习计划,同时跟随北大在校生学习九门基础课程。准备考博面试时,我阅读了本专业所有老师的著作与研究成果。最终,我的坚持没有白费,梦想成为现实。
    考博的成功,使我更加确信坚持的神奇魔力。虽然成功者中也有不少天才,但是,能够坚持到底的人,无论其天赋如何,都能够获得成功。滴水穿石,不是因其力量,而是因其坚韧不拔、锲而不舍。梦想愈远,坚持便也愈发重要。

感悟三地校风

    十年求学时间,经历三个风格迥异的城市,也是一份难得的体验。北京的大气磅礴、哈尔滨的厚重坚实、威海的宁静安逸,不仅赋予各自城市居民特有的城市秉性,还将这种特质传递给本地的高校,塑造了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与哈工大(威海)各自的校园风格。不同教学风格与优势特色的最好注脚,则恰恰来源于高校各自不同的办学理念。
    北京大学秉持的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精神。在这里,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得到最大的发挥。横跨文理学科几十个院系知名教授的选修课程,使得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在专业学习之余拓展知识领域;每天十几场各领域精彩的学术讲座与专题报告,开阔了学生的眼界;假期里近百支调研挂职团队,给了学生更多接触基层、体验社会的机会;而老师给予学生自由的求学空间,使得学生可以更加独立地思考并规划自己的人生。可以说,北大的生活就如同中国绘画艺术中的写意画,任学生尽情挥洒,没有框架、缺少束缚。
    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教学风格,则与校训如出一辙——“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里有紧密的课程安排,有严谨的学术泰斗,有大量的课题实验。在这里悠闲漫步甚至被看作是一种奢侈,校园中永远是步履匆匆的学子。但是,紧张充实的生活给予了学生严谨的学术态度、扎实的科研能力与沉稳厚重的品格,给予学生在科研领域披荆斩棘的利器。如果同样用绘画来形容,那么哈工大的生活就如同绘画艺术中的工笔画,要求的是严谨、认真与踏实,只要学生按照步骤循序渐进,就可以完成完美的画卷。
    哈工大(威海)一方面继承了本部“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将严谨的学术风格融入到日常教学之中,另一方面又融入了威海安静、宁逸的城市特色,摈弃了大城市的喧哗浮躁。二者的完美结合,使得威海校区成为本科教育的理想载体,使得扎实的基础、沉稳的风格在威海校区的学子身上得到体现。与其他两个学校相比,这里的生活就如同绘画中的素描基础练习,虽然可能枯燥单调,但却是未来完成画作必不可少的步骤。威海校区的历史虽然相对较短,但学子们毕业后的优异表现已经证明,母校的培养模式为学生日后的成长和成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假如大学可以重来

    对于我,大学生活已经结束,有成功,也有遗憾。假如我的大学生活可以重新开始,我会在抓紧理论学习的同时,更加注重理论研究与工程实践的平衡;我会更多地参与学生工作与学校的各种活动,在更广阔的空间展现自己;我会再多读一些“杂”书,广泛涉猎历史、自然、哲学和科技,以弥补工科学生在知识结构方面的不足;我会更多的出去走一走,行万里路,细致体会不同地区的地方特色;我会在假期多进行一些实习,到不同性质的单位历练自己,尽早找到自己合适的行业;我会多认识一些朋友,增长阅历,关注社会;我会更加积极地参加体育锻炼,更加广泛地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假如我的大学生活可以重新开始,我会有许许多多的想法想要一一实现。中学枯燥生活后的压力释放固然必要,但对于大学——一个人踏入社会前的最后准备阶段,我不会放弃一切充实自己的机会,我会尽情享受别样的精彩!
 
王元道简介
1983年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中共党员。
2002年-2006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控制科学与控制工程系自动化专业。
2006年-2008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控制科学与控制工程系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
2008年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攻读政治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校期间曾获国防科工委“优秀毕业生”,北京市“优秀学生干部”,山东省“优秀学生”,哈尔滨工业大学“优秀毕业生”“优秀团员标兵”“三好学生”,北京大学优秀班主任一等奖,哈工大(威海)“优秀共产党员标兵”以及一、二等奖学金等近30项荣誉。发表核心期刊论文多篇,参与两项社科基金项目。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