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校友旧事

相关新闻:

  • 未找到相关文章
[林圆圆]这些年心中汇聚的力量
[ 作者: admin 来源:哈工大(威海)校友网 浏览:819 录入时间:2015年09月22日 ]

感谢生命中所有的这些折腾和苦难。大大小小的挫折与磨难会像涓涓溪流一样,渐渐汇聚,最后成为我们内心最强大的力量,支撑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坎儿。
\

    2008年7月,又是一个合欢花盛开的季节。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校园里也四处弥漫着离别的味道。同学们忙着打包行李,拉杆箱拖动的声音不时传来,从早到晚,七、八公寓前都会站着一拨一拨红着眼圈送别同学的毕业生。
    送走了大部分同学之后,我终于也要离开了。挥别留在威海复习考研和工作的几名同学,挥别继续在学校耕耘的老师们,也挥别了生命中最难忘的四个年头。如今回想起这四年,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似乎,我还背着书包走在去M楼自习的路上,和一同自习的死党们说笑着去食堂,坐在我们温暖的B楼401专教里听课,和室友在金海滩上捡贝壳……时光总是匆匆溜走,变换了身边的人和事,却在我们心里留下了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印记。

踏实的力量:一分耕耘  一份收获

    2004年高考结束后,我的成绩不甚理想。那年夏天,我对自己说,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后来,这句话成了我大学四年咬牙奋斗的动力源泉。
    大一刚入学,班主任杨老师便准备了一个签到本,要求大家每天早上到专教晨读并签到。刚从高中地狱般的日子解放出来的我们,就这样被扔进了“看起来比地狱好不到哪儿去”的大学生活中。早上六点多,我就爬起来去食堂吃早饭,在路上争分夺秒地收听BBC、VOA,一路听着从食堂走到B楼,然后晨读、上课,度过充实的一天又一天。兴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养成的习惯,后来的三年多,没了签到本,很多同学也几乎都是这样度过每一天的。这样的每一天,如今回忆起来,就一种感觉——充实!
    英语的学习真的是一点一滴积累的过程。还记得刚入学时,除了一些基本的会话,我们能张口表达的内容非常有限,有的同学甚至说外教的课根本没听懂几句。教精读课的张笛老师身上有一种大哥哥一样自然的亲切感,课下时常与我们谈笑风生,但课上他绝不会让我们放过每一个生词、每一个难句。随着笔记、注释的增多,精读课本每到学期末都会变厚许多。张老师认真、仔细的态度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很自然地,我们班形成了稳扎稳打的学风和班风,大家都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第一学期的适应期结束后,大家的学习似乎都开始步入了正轨,听力开始变得不怎么吃力了,口语内容和表达方式也开始丰富起来。同学之间在学习上你争我赶,大家的进步都很快。在学习中,我们体会着每一点小小的进步所带来的喜悦,在英语面前也越来越自信。
    大一下学期,我开始意识到,大学生活中除了学习,其实还有很多非常精彩的事情。于是,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加入了学生会。还记得那时候,因为不知该如何平衡学习与学生会的工作而纠结过、迷茫过,也经常因为白天事情没有处理完,只得晚上寝室熄灯后搬个小板凳,在走廊里继续加班加点。后来费非老师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她说:“不管怎么忙,学习永远是第一位的。”从那以后,学生工作再忙,我也会保证每天的学习时间,并保质保量地完成学习任务。
    这四年的回忆中,有太多难忘的生活片段停留在脑海,最难忘的还是与我的兄弟姐妹们在B楼度过的每一天。那时,我们班女生总是名列前茅,而男生却总是默默无闻。这在很多人看来,似乎是文科专业的必然。直到快毕业的时候,他们却一鸣惊人:我们班有几个男生考上了一流高校的研究生,选择求职的同学也都有了不错的发展前景。我想,这是四年积淀的必然结果。我们班最认真的同学当属杨名,他在专教中有一个位于前方角落的座位,印象中的他一直都在座位上练听力、温习课文或者看各种题材的英语文章。每天他都是第一个到教室为我们开门,也是最后一个关门离开,几乎是雷打不动。我们班最特别的同学当属魏修柏,当我们还只知道在课内的知识技能范围内积累时,他在看孔子、老庄,品读魏晋诗歌。还有我们班的体育生张超,因为之前积累的英语知识有限,刚入学时他认识的单词不多,每一堂课他都听得非常吃力,但他并不气馁,四年来,他从查找每一个不认识的单词开始,一边打基础一边努力地跟上我们的学习进度,比任何人都要认真。这四年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积淀,而这些积淀也在不同程度上塑造着我们每一个人。

爱的力量:无穷的远方  都与我有关

    大学四年中,我也参加了许多有意义的活动,其中最难忘的是在2005年和2006年暑假参加的两次社会实践。
    高中时看到大学生社会实践的新闻报道,心里十分羡慕。记得鲁迅先生曾说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于是,我在2005年暑假报名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赴陕北暑期社会实践团”。当车子驶进黄土高坡时,我看到了蹲在山坡上,头上系着毛巾,抽着大烟枪的老农,他额头上的皱纹看起来和黄土地上的沟壑一样深,一切仿佛都是电影里的场景。随后几天,我们到一个个窑洞里调研当地的情况时,发现当地的许多贫困家庭一般都有两到三个孩子,小一点的孩子还在上学,而大一点的孩子却辍学在家,这些孩子也只有十五六岁而已。记得当时我问一个辍学在家的小女孩想不想读书时,她一边做着凉皮,一边怯生生地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声“想”。一会儿她母亲要把她做好的凉皮拿到路边卖,这是她们家除了种田以外唯一的收入。那时,我心里很自责,怪自己贸然问出了这样一个似乎不该问的问题,更因为无法帮助她而感到伤心和无奈。
    2006年暑假,我带着心底的那份触动来到贵州一所贫困学校支教。当地学生的住宿环境非常差,甚至连一床像样的被褥都没有。有些学生为了省下每学期45元的住宿费,每天要凌晨四五点钟起床,走上至少两个小时的山路到学校上课。山路崎岖不平,路面很窄,只有两掌来宽。冬天,山陡路滑,他们还要举着火把到学校。有的孩子甚至习惯了光脚走路,每天的上山下山已经把脚底磨得满是老茧。这次去之前,我和队友们一起做了充分的准备。通过募捐,我们共收到了捐赠款万余元,由老师、同学和其他社会各界人士捐赠的各类物品两千余份。我们带着这些东西,跨越了大半个中国,来到了贵州省赤水市两河口乡的大山里。
    在那里,我内心受到了更大的触动。在走访贫困学生家庭时,我们认识了其中一个女孩。她叫程莲,那年十三岁。家里除了她,还有妈妈、年迈的奶奶、和年仅5岁的小弟弟。父亲常年在外打工,连过年都没有回过家。因为家里缺乏劳动力,小程莲家务、农活什么都做。十三岁的小女孩,手却粗糙得像四五十岁的农妇一样,上面布满了伤口,看了让人心疼。实践结束后,我与程莲,还有当地另外一个女孩杨帮梅结成了对子。2008年,就在我毕业后不久,收到了杨帮梅发来的短信:“我能够上赤水市一中了!今天已经拿到通知书了!”当时,我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变得意义非凡。也许就因为我们一个爱的眼神,一句鼓励的话语,就有可能帮助一个孩子摆脱贫困,从大山里走出来。那刻,我内心第一次有了充盈的感觉,似乎生命也变得更加饱满。
在离开贵州的前一晚,我们与当地的学生举行了篝火晚会。没有震撼的音响,没有耀眼的灯光,只是和孩子们围坐在篝火旁,一起唱歌跳舞,一起细细地体会着那份感动与快乐。这种回忆,是值得一辈子去珍藏的。

挫折的力量: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

    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直到大三的某一天,我才突然意识到,大学生活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从那刻起,我才真正开始考虑毕业后的人生轨迹:是读研,还是工作?也许是幸运,也或许是我努力两年多的收获,正当我徘徊在这两个选择中时,年级排名出来了,我获得了保送读研的资格。再后来的几个月里,我经历了艰辛的外推过程。记得那段时间,每天在网上搜寻着各大高校接收推免生的招生简章,填写各种名目繁杂的表格,写个人陈述,找老师写推荐信……等把所有材料都备齐,我站在校门口的邮局里,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一封封把它们寄出去。
    至今仍记得在B楼接到北大招生办老师的电话时,我那兴奋无比的心情。第二晚,我就拉着行李箱在深夜中出发了。当我还沉浸在初到燕园的兴奋中时,猛然发现自己在申请表上填的是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而非本应报考的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硬着头皮在北大完成了笔试和面试,在一顿胡诌之后,我也发现了自己课外知识的严重欠缺,最后的结果自然也是在我意料之中。就这样,我与北大失之交臂。
    回到学校后,我又陆续收到了投递的其他几所高校的面试通知,里面就有我心仪的另一所大学。为了把握住这次机会,我把申请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几遍,确定没有先前的致命错误后,才又开始了三天泡自习室充电的生活。三天后,我买了到上海的汽车票,一路上,内心充满了希望的同时,也存有不少恐惧和担忧。颠簸的车上,我听着音乐,当耳畔响起“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的时候,不禁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无比怀念家乡。抵达上海时已是半夜,于是我在麦当劳坐到了天亮,接下来就是在复旦大学校园里的惶恐与惊喜了。
    当天,上海刮台风,下暴雨。冒着瓢泼大雨,我摸索到了复旦,再一次踏入考场。由于紧张,心里像一团乱麻,一直静不下心来,前半个小时基本是浪费掉的。考完后,我去一家面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心想:完了,又砸了。下午,硬着头皮去了外文楼看笔试结果,当看到面试名单里有我的名字时,真是一阵狂喜!面试结束返校后,又是两星期漫长的等待,身边外推的同学陆续都有了着落,而我却如热锅上的蚂蚁。可能是焦虑了太久,累了太久,接到复旦大学录取通知后,感冒、过敏以及其他各种症状一一袭来。
    现在回想起这段日子,仍觉得难以忘怀。这段经历让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知识体系的不完整,也让我意识到,读书应该是一辈子的事情,是需要日积月累、慢慢沉淀的。感谢生命中所有的这些折腾和苦难。大大小小的挫折与磨难会像涓涓溪流一样,渐渐汇聚,最后成为我们内心最强大的力量,支撑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坎儿。

诗书的力量:自由其思想  独立其精神

    在本科四年的成长过程中,我也留下了些许遗憾。如果大学生活重来一遍,我想我不会让自己的心那么满,会在那个时候去尽情挖掘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不是等到大四才发现自己喜欢摄影和舞蹈,只得在大学的尾巴上草草补偿。如果再来一遍,我会读很多书,去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在书中,在路上拓展自己有限生命的广度和深度。我会努力开拓视野,并且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勇敢地去做想做的事情。
正是带着这样的收获与些许遗憾,我来到了复旦大学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
    复旦是谦卑的。刚入学时,外文学院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一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就把我们初为研究生时的各种兴奋、好奇以及小小的自豪感一一打破。他告诉我们,这个学校只是个平台,所有的积淀都得靠我们自己努力获得。由于我的方向是翻译理论与实践,不仅需要具备深厚的翻译理论功底,更重要的是能够既成其“专家”,也成其“杂家”。导师何老(何刚强教授)就是深谙中外人文典籍,已达“言之成理,文采飞扬”之境。于是我以他老人家为榜样,开始细心体验与诗书为伴的幸福。为了厚基础、阔视野,我认真地完成老师所布置的课内学习任务,并开始涉猎其他相关学科领域的知识。读书的时候,尽量做到文、史、哲一起读,努力使自己达到触类旁通的境界。
    复旦是个人文底蕴比较深厚的学校,几乎天天都有各种名目、各类层次的讲座。因为意识到自己知识面比较窄、思辨能力也不够强,那三年期间我几乎每周都会选择自己最想听的讲座,早早地去占座,聆听大师们的声音。在复旦的这些积淀,很大程度上拓展了我探索和思考问题的视角,也逐渐增加了思考的深度。
    研一的一个夏日,我凑巧加入了一个完全由学生自发组织开展的读书会。每期读书会,我们都会坐在一起细细品读一些中学和西学中的典籍,或分享自己的读书体悟,或为某一个想法争得面红耳赤。陆老(陆谷孙教授)曾言:“读书是天下第一美事。”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跟着他们一起生涩地啃着典籍中的一章一句,虽然读得懵懵懂懂,但我每每有顿悟的感觉时,都能体会到一种慢慢朝圣至善的生命感动。带着这些箴言,在生活中,我用心去慢慢体会庄子所阐述的“齐物”之圆融,老子“顺其自然”之道。
    很感谢在复旦的这三年,这三年虽然是“自由而无用”的,但却是我人生观、价值观升华的三年。在这里,我静下心来想清楚了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哪些是永远都不能妥协的原则,以及自己的心如何才能获得持久的自由。

友情的力量:风雨同行  一路有你

    贵州的那次社会实践使社会实践团的成员都成为了好朋友,其中就有老Wayne和Lori。在一次交谈中,他们告诉我,当初之所以离开加拿大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化环境,是因为感受到了某种召唤,希望自己的有生之年变得更加有意义,正好又听说当时的中国外教奇缺,于是就来到了中国。心灵上的某种契合,让我们成为了忘年交。
    记得一次在他们家举行的聚会上,他俩让我们每个人在纸上写下自己曾经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写的是:妈妈生前的戒指,因为爸爸说这是妈妈留给我的嫁妆。几天后,他俩又把我特地叫到家里,送给我一份礼物。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枚戒指。Lori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在中国的女儿。”就这样,他们成了我“加拿大+威海老爸老妈”。后来的时光里,不管我遇到什么,喜悦也好,烦恼也好,我都喜欢与他们分享;而他们,也会像父母一样给我建议,在我迷茫的时候帮我指明前进的方向。
    研究生毕业的前一天,老Wayne专门从威海飞到上海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那一晚,我们坐在复旦光华楼前的草坪上,整整聊了5个小时。从2006年我们在贵州一起度过的那个难忘的暑假,到2007年他和Lori在我家乡过的“special”春节;从学校后山上他给我们上的写作课,到我给他和Lori上的中文课;从威海,到上海;从本科,到研究生……聊到家里遇到的一系列变故时,我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像孩子一样哭了。他告诉我,往前看,时间会抹去一切伤痛,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样的一句话,让我内心顿时充满了力量。那一晚的促膝长谈,也让我意识到:是来自家人、朋友、师长,来自生命里每一个人所给予的力量,让我们不被挫折和磨难压垮。我想,如果没有父亲教会我坚强,在十四年没有母亲的日子里,也许我就不能够微笑着前行;如果没有老师的教诲和引导,也许我就不懂得在学业上踏实努力;如果没有身边朋友的支持和鼓励,也许我就不能克服困难,一次次超越自我。
    记得本科那四年里,偶尔也会生我们班男生的气,总抱怨他们不懂得照顾女生。但是,在我们即将离开威海时,他们却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帮我们打包、扛行李,鼓励我们要坚强,远行了要好好照顾自己……离校前夕,我们整晚逗留在避风塘,打着麻将,下着五子棋,喝着咖啡,聊着从未聊起过的话题,久久不肯离去。不为别的,只是青春作伴,离别前的相聚尤为珍贵。
    如今,听闻当年的“外国语学院”已改名为“语言文学学院”,在我心里,不管那里发生了多少变化,那个安静的校园永远是我最牵挂的地方。因为在那里,有一丝不苟、花一整天时间与我讨论修改英语比赛演讲稿的张笛老师;有“插科打诨”,在欢声笑语中教我们独立思考的祁大爷(祁秀林老师);有教会我们“认真”二字的吴国有老师;有深夜在济南为我准备第二天比赛道具的曹菁老师;有让我渐渐爱上翻译的韩老(韩哲老师);有把”The Road Not Taken”这首诗深深刻在我心上的张敏老师;有大大咧咧却不怒自威的史光孝老师;有教会我做人做事的费导、唐书记(唐大鹏老师);有优雅的杨秀芬老师、严谨的张德霞老师、才华横溢的苗勇刚老师、和蔼可亲的李贤伟老师,还有像父母一样待我的Wayne & Lori。那里,有我四年最珍贵的青春年华。
    离开了哈工大(威海),我才渐渐明白,其实“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八个字早已深深烙在每一位毕业生身上。如今我们带着母校的期许,行走在各自精彩的人生旅途上,也衷心地祝福母校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开放,为国家培养出更多有思想、有担当的优秀毕业生!
 
林圆圆简介
1986年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中共党员。
2004年-2008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
2008年-2011年就读于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专业,获硕士研究生学位。
在校期间曾获全国大学生英语知识竞赛总决赛全国一等奖;中央电视台“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山东赛区总决赛一等奖;复旦大学新生学业奖学金、一等奖学金两次、光华奖学金、突出贡献奖学金、一等优秀学生奖学金五次、二等优秀学生奖学金一次、英语单项奖学金一次;省级优秀学生干部;哈尔滨工业大学“优秀学生干部标兵”“三好学生”“优秀团员”,第十八届校园文化艺术节优秀组织者;省级“三下乡”暑期社会实践优秀个人;省级社会实践优秀服务团;“2009年全球治理创新青年设计大赛”冠军;上海市暑期优秀社会实践项目;省级高等学校优秀毕业生。
2011年7月起参加工作,目前工作单位:Google(谷歌)。

加载中…

加载中…